竹枝(竹枝词)

朝代:唐代 作者:刘禹锡

杨柳青青江水平,闻郎江上唱歌声。
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

译文

江边杨柳,树叶青青,江中流水,平如明镜。在这样动人情思的环境中,她忽然听到了江边传来的歌声。那是多么熟悉的声音啊!一飘到耳里,就知道是谁唱的了。她从歌声获得的印象是,对方虽没有更明确的表示,却似乎有些情意。这真好象黄梅季节晴雨不定的天气,说是晴天吧,西边还下着雨;说是雨天吧,东边还出着太阳,令人捉摸不定,是无“情”还是有“情”呢?

注释

①踏歌,一作“唱歌”。踏歌,是指唱歌时以脚踏地为节拍。
②竹枝词,是巴渝民歌的一种,唱时以笛、鼓伴奏,同时起舞。
③“晴”与“情”,二字谐音,双关妙用。

赏析

竹枝词是巴渝(今四川省东部重庆市一带)民歌中的一种。唱时,以笛、鼓伴奏,同时起舞,声调宛转动人。刘禹锡任夔州刺史时,依调填词,写了十来篇,这是其中一首摹拟民间情歌的作品。它写的是一位沉浸在初恋中的少女的心情。她爱着一个人,可还没有确实知道对方的态度,因此既抱有希望,又含有疑虑;既欢喜,又担忧。诗人用她自己的口吻,将这种微妙复杂的心理成功地与以表达。
第一句写景,是她眼前所见。江边杨柳,垂拂青条;江中流水,平如镜面。这是很美好的环境。第二句写她耳中所闻。在这样动人情思的环境中,她忽然听到了江边传来的歌声。那是多么熟悉的声音啊!一飘到耳里,就知道是谁唱的了。第三、四句接写她听到这熟悉的歌声之后的心理活动。姑娘虽然早在心里爱上了这个小伙子,但对方还没有什么表示哩。今天,他从江边走了过来,而且边走边唱,似乎是对自己多少有些意思。这,给了她很大的安慰和鼓舞,因此她就想到:这个人啊,倒是有点象黄梅时节晴雨不定的天气,说它是晴天吧,西边还下着雨,说它是雨天吧,东边又还出着太阳,可真有点捉摸不定了。这里晴雨的“晴”,是用来暗指感情的“情”,“道是无晴却有晴”,也就是“道是无情却有情”。通过这两句极其形象又极其朴素的诗,她的迷惘,她的眷恋,她的忐忑不安,她的希望和等待便都刻画出来了。
这种根据汉语语音的特点而形成的表现方式,是历代民间情歌中所习见的。它们是谐声的双关语,同时是基于活跃联想的生动比喻。它们往往取材于眼前习见的景物,明确地但又含蓄地表达了微妙的感情。如南朝的吴声歌曲中就有一些使用了这种谐声双关语来表达恋情。如《子夜歌》云:“怜欢好情怀,移居作乡里。桐树生门前,出入见梧子。”(欢是当时女子对情人的爱称。梧子双关吾子,即我的人。)
这类用谐声双关语来表情达意的民间情歌,是源远流长的,自来为人民群众所喜爱。作家偶尔加以摹仿,便显得新颖可喜,引人注意。刘禹锡这首诗为广大读者所爱好,这也是原因之一。(原载《唐诗鉴赏大辞典》,有删节)

刘禹锡
刘禹锡(772-842)字梦得,洛阳人,为匈奴族后裔。晚年任太子宾客,世称“刘宾客”。他和柳宗元一同参预那唐朝永贞年间短命的政治改革,结果一同贬谪远郡,顽强地生活下来,晚年回到洛阳,仍有“马思边草拳毛动”的豪气。他的诗精炼含蓄,往往能以清新的语言表达自己对人生或历史的深刻理解,因而被白居易推崇备至,誉为“诗豪”。他在远谪湖南、四川时,接触到少数民族的生活,并受到当地民歌的一些影响,创作出《竹枝》、《浪淘沙》诸词,给后世留下“银钏金钗来负水,长刀短笠去烧畲”的民俗画面。至于“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还有晴”,更是地道的民歌风味了。他在和白居易的《春词》时,曾注明“依《忆江南》曲拍为句”,这是中国文学史上依曲填词的最早记录。
相关诗句
猜您喜欢
唐曲江公张九龄志徐孺子碣陈献章公甫题宪副夏寅正夫邀伦同和宪使陈炜文曜刻石东湖亭上聘君子季登及陈蕃礼宜侑享故及 其三

[明代] 罗伦

党锢诸君宿草寒,西山南浦谢盘桓。
莫烦使者室悬榻,懒逐群儿学挂冠。
未有烟花峤我老,只馀风月倩人看。
生刍一酹东湖水,几许清光入肺肝。

西轩赏芍药 其一

[宋代] 罗原知

绛罗高捲隔屏帏,一见令人思欲飞。
若使风前能解语,何人开口说杨妃。

寓怀二首 其一

[明代] 罗周

为山在终蒉,凿井须及泉。
弱龄昧所适,中道遂弃捐。
穷庐耻衰朽,肝肠日忧煎。
我思古达人,亦以文辞宣。
不聆南山歌,谁知宁戚贤。

句 其二

[宋代] 罗处约

日移竹影侵棋局。

述怀

[宋代] 罗太瘦

淮海归来二十年,结庐仍向旧山川。
既无酒债贫休恨,浪得文名老尚传。
晓日轮蹄思柳外,春风羯鼓在花前。
如今静听瓶笙韵,犹似当年咽管弦。

永安寺遇父老

[宋代] 罗巩

复水横山清且长,弦歌亹亹过黉堂。
相迎父老争冠带,自是泾川礼义乡。

长干里

[宋代] 罗必元

山垄中间号曰干,此干长里盛衣冠。
想应王谢朝回后,日日行人看绣鞍。

咏家史

[宋代] 罗杞

荫资嘉木当知本,水馀甘泉必究源。
忆昔东昭分以后,相传瓜瓞世绵绵。

颂秋浦先生

[宋代] 罗源民

十里清溪流活水,连村绿稼有甘霖。
罗村野叟千秋史,秋浦先生一片心。

送段惟勤自新城改庐陵

[明代] 罗玘

运斤疾成风,全物不食虎。
见者惊鬼神,斲鐻觉无苦。
中心无穿凿,匪以智数取。
段侯天机熟,外不与物忤。
恂恂口若吃,剖析有大斧。
乃知古循良,绝不似外贾。
庐陵舐新甘,新城夺旧乳。
徵闻继前史,直笔予敢侮。